标签云

收藏本站

优美句子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句子首页 > 观后感 >

电影《三只猴子》观后感五篇

分享时间:07-11       内容类别:观后感      归档编辑:优美句子


乌云 之《三只猴子》观后感

此片可谓是锡兰在影像风格上的探索登峰造极的作品,既有在狭小昏暗的房间内利用空间和光线制造情绪的构图和摄影技巧,也有通过大量人物面部特写来外化内心的镜头,与此同时,室外开阔空间的摄影和调色也是相当富有视觉冲击力,始终布满乌云的天空和潮湿冰冷的城市建筑与街道融为一体,整个世界好似人的精神,或者说人的精神是世界的一部分,如同“绝对精神”。锡兰曾在《远方》里让男主在家观看塔可夫斯基的《潜行者》,虽然在那部电影里《潜行者》的作用是打发弟弟去睡觉,但锡兰一定是爱着塔可夫斯基,老塔用斑驳的墙面、潮湿的空间、滴落的水声、喝空的酒瓶、遍地的污秽等等这些元素来创造独特美学和外化内心。锡兰选择了另一种专属于自己的诗意风格,故事更加形而下,画面依旧形而上。

一个简单的故事,在别致的影像风格和叙事节奏下可以迸发出强大的吸引力。锡兰的作品里总会涉及到亲情的疏离和隔阂,比如《远方》里的表兄弟,比如《冬眠》里的兄妹和夫妻。而本片里的三口之家的隔阂与疏离则来自于家庭巨大的变故,在大儿子和父亲面前出现的溺亡的小儿子的亡魂这一超现实段落揭示了这个家庭的伤痛。父亲为了得到金钱补偿而顶替肇事逃逸的老板入狱九个月,这是一个典型的底层人角色,为了生存与家庭不得不出卖原则。儿子考大学失利、与街头混混纠缠、颓废而虚无,这同样是典型的底层少年形象。父亲坐牢期间,儿子探视过两次,母亲一次没去,夫妻间的冷漠疏离一目了然,而母亲与父亲老板的偷情是母亲逃离无望和压抑生活的唯一方式,所以她才会在铁心斩断关系的老板面前毫无尊严的索取机会。两人一个乞求一个拒绝的画面锡兰用了远景固定镜头来表现,远处黑色的山川、天上飘过的乌云,在这壮美的风景中两个渺小的肉体为了私欲而争执、纠缠,无暇顾及自然的魅力。父亲出狱后和母亲在床上“无声”的争吵和对抗极其具有张力,本就充满隔阂的夫妻关系加上偷情带来的拯救让妻子即使穿着性感风骚的睡衣躺在床上却依旧面露轻蔑的神情,父亲知道母亲去过老板的办公室,一切都心知肚明,儿子也知道母亲的奸情,甚至为此而愤怒,但不听、不看、不说,没有偷情,没有丧子,没有隔阂,一切都在沉默中趋于常态,三只猴子共处一室、各司其职,这是绝望的平静。最终儿子杀死了老板,母亲试图跳楼结束糟糕的人生,父亲找到了一个比自己更加边缘的底层人,以金钱为诱饵让他替儿子坐牢。这是一个圆圈,如此轻易的冒牌顶替也批判了土耳其司法体系的荒谬之处。影片最后的画面诗意而又压抑,父亲独自站在楼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滂沱,他背对镜头看向远方,这是影片里最长的一次对远方的凝视,因为儿子的谋杀,生活出现了久违的波浪。


惊悚猴子 之《三只猴子》观后感

《三只猴子》让人惊喜。锡兰的电影,一开始以为会是个大闷片,开头两分钟让人精神百倍。绿色的、阴暗的惊悚气息充斥全片,可以用诡异来形容,而且是慢慢的,丝丝入扣,一点点浸透。节奏上来说还是锡兰的一贯作风,包括幻觉的使用,《五月碧云天》的小男孩,《野梨树》井里上吊的人,《三只猴子》是逝去的兄弟,电影后面也很快交代,不同的是,这次的虚幻更加生动和诡异。湿漉漉的身体,会走动还会甩动小手臂,这里一度让人想起库布里克,惊悚气息,锡兰也可以。身后的人,慢慢打开的门,诡异笑容,还有镜子、狭小密闭空间的使用,都制造出一种压抑的恐怖氛围。

摄影上依旧美丽,土耳其的海,冲刺乌云的光线,铁路,伸出火车窗外的头,流动的风景。妻子海瑟表演最佳,尤其是那次从笑到不笑的演绎,看到丈夫伊约回来,本能的露出了笑容,慢慢地笑容僵住,然后转头看向远方,又再次陷入了真实的生活困境当中。故事前半段平缓,后半段紧凑。几次反转也是没想到,反转的反转,人性的扭曲一览无余。

开头老板塞维自己坦白了,为了选举和政治,或者说是为了自己,逃避和推脱,寻找替罪羊,以政治和权力为借口和手段。故事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替罪羊和它的替罪羊。老板塞维撞了人,司机伊约为了生计和生活,成了替罪羊,没考上大学的儿子伊斯梅尔的加入,加速了故事的反转,妻子海瑟为了帮助儿子,做出了痛的决定。没想到纸包不住火,儿子伊斯梅尔知道了,丈夫后来也知道了,逝去的小兄弟的出现时不时提醒着这一家人的伤痛渊源。

失去和面对,是一家人要面临的,不得不面对,替罪羊事件的出现,扭曲了面对伤痛的姿态,一家人在这样的情境下变得畸形。人格的转变,妻子从被迫到主动要求变成畸形的一部分,儿子伊斯梅尔为维护自认为的合理而犯罪杀人,而丈夫伊约,一直充当隐忍的痛苦角色,在故事最后也选择了人性的堕落。

小兄弟的逝去是一家人怎么都绕不过去的一个坎。儿子伊斯梅尔因为真相的打击疲惫的躺在床上,湿漉漉的小兄弟出现了。一家人心照不宣地沉默和压抑,伊约出狱之后和妻子海瑟基本不交谈,只是在出狱之前,对前来探监的儿子问道,你母亲是不是有什么情况?当妻子包里的手机响起的时候,伊约本能避讳不去接电话,夫妻间的隔阂早就深深埋下。

伊约对妻子的变化已经有预感,直到从警察局回来。得知真相的伊约躺在床上,一只小手忽然搭在了伊约身上,这只突然出现的诡异小手,惊悚,恐怖,充满悲伤,伊约似乎从它身上得到了一点慰藉,在黑暗中默默啜泣,圆满早已逝去,美好幻觉短暂停留了一会,然后小人抬手离开。

警察局回来之后,伊约躺在床上尝试慢慢消解,妻子坐到了阳台上。休息过后的伊约走近阳台,他看见妻子爬上了隔离墙,准备跳楼,伊约快速走回黑暗之中,他眼神闪烁,呼吸凝重,伊约没有想要去阻拦妻子。爱和恨,放手和解脱,全都融进了紧张的汗水和火车的呼啸声之中。当伊约再次从黑暗中走出来,他看见妻子和儿子坐在阳台上交谈。

故事最后,伊约决定独自去解决儿子犯罪杀人的问题,他走在空荡荡的街区路面,不时抬起头往楼房上看。第二天他来到了警察局前,然后又折回去了茶馆,伊约和茶馆店员巴伊拉姆做了一笔交易,就像当初老板塞维和他做的交易一样,找人顶罪。

伊约回到家中,妻子趴在客厅桌子上睡着,儿子在房间里。伊约站在阳台上,黎明已经到来,云渐开。然而忽然一声巨雷,闪电,天空乌云密布,下起了大雨。雷声轰鸣如同伊约此刻的内心,他站在这雨中,望向远方,楼下的火车呼啸而过。

(完)

我给你煮碗面吃

WeChat ID: Lamotta_yajie


海边——锡兰的精神家园 之《三只猴子》观后感

看到评论说锡兰开始探讨人性了,并把矛盾指向政治原罪,这一点我很赞同。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片名叫《三只猴子》,大概是为了讽刺在权力、金钱、欲望控制的社会里,人们像猴子一样任人摆布,自以为在食物链最顶端的政客,也不过是权力的奴隶,最可悲的是,电影里不止三只猴子,每个人都是。而女性在电影里的地位是最低的,Hacer的堕落是脸谱化的女性形象,被感情冲昏头脑,悲剧是在所难免的。

随处可见的间离效果,给受众不少的时间反思。Servet驱车送Hacer的路上,对白声音不同步,这在电影里是罕见的,Servet谈起自己脆弱的一面,试图激起女性的好感。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全是Hacer的反应镜头,纵观全片才意识到口型未对应的意图——心口不一,男性的虚伪。

在山头,Hacer赴Servet最后的约。以往当我看到这种负心汉人物,我会非常愤慨,有很多话想说,但这次我非常平静,这就是人性啊,这就是男人啊。

Eyup替人定罪,九个月后出狱,发现老婆已经是别人的情妇,儿子一事无成,他回到家,氤氲着全片的紧张压抑感扑面而来,不断推向顶峰。他的呼吸声很重,会让我们联想到真实世界里那些身受多重压力的中年人,加剧沉浸感,参与感。这部影片的声音处理也是一个亮点,比如当Hacer试图跳下阳台,火车鸣笛声,呼吸声,哭泣声以及Eyup的反应镜头,让这场戏的紧张感堪比恐怖片。

除了山头情人的道别外,餐饮店和好友的聊天那场戏也让我印象非常深刻。Eyup出狱不久,意识到妻子出轨,绝望悲恸没有地方宣泄,他在街上闲逛,走进一家餐馆,和好友闲聊,好友说:“努力的活着,至少在这里我能得到和平,这里每个人待见我,我去亲戚家闲逛,但他们对我很差劲,我尝试独处,但总是给别人添麻烦。”这里颇有《远方》的影子,像白开水,不温不火,但像极了大多数人的人生。

锡兰钟情于海边,从《远方》开始就是这样,海边是人们宣泄的地方,独处的地方。在《三只猴子》里,直接把家置于海边。

一个小时四十八分钟的电影,我硬是看了近半个月才看完,低饱和的色调夹杂着昏暗偏黄的元素,少见的绿色植被尤其醒目突兀。“兄弟”这个形象出现过两次,隐喻性极强,这个点还没搞懂,我去看看其他影评了。


欲望之下 蝴蝶效应 之《三只猴子》观后感

To Driver:失去一个儿子,顺带着也赔上了和睦的家庭?替老板顶罪,你以为赔上的,只是一年的自由?殊不知,还有儿子的丧志,妻子的出轨,甚至为了不失去——因为杀了破坏家庭的老板的——另一个儿子,去寻找另一个替罪羔羊……

To Killer Boss:找了替罪的,以为就可以政治目的实现?殊不知报酬除了金钱,还有名声,还有被要胁,乃至被杀害……

很多时候,我们每每做的决定,也许一念之间,可能整个剧本都要改写……

土耳其的音乐,有种熟悉的新疆的味道……男权?宗教?很真实的慢镜头,眼神光,轮廓光,刻画的入木三分……多少人被现实裹挟着,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在灰黑之间,苟且营生……

吃不饱的想吃的,吃得饱的想美的,美的想更美的,什么都不缺了还想当王者……

期待Ending的回答是No,虽然怎么都是悲凉,也许悲哀会于此少一点点?

一个生命的特殊离场,没有被很好的守护,总是难免引起继续的骚动吧……

愿欲望与现实间,更多的人可以平衡当下的平凡却安定……


固定机位摄影,难以改变的生活 之《三只猴子》观后感

广角镜头加固定机位的摄影手法,广角让画面得以收纳更多的元素。机位固定,就是指构好图以后,摄像机就不再移动,然后让画面中的某几个元素去动作。这就像是静止的照片活动起来。有意思的地方就在于选择哪几个元素动起来。

影片的开头是从背面拍摄一辆汽车在漆黑的夜里行驶。一条树林中的狭窄小路,唯一的光源来自于车灯,灯光照到路边的植物,显出绿色,再往外则是全然的黑。

运动的元素是汽车,自然巧妙。一开始明亮的部分占画面的三分之一,当汽车越开越远,光亮越来越小,缩成一小团,最后连前车灯的光也看不见了,只剩下车尾的一点红光,闪了两下灭掉,画面全黑。

老板找司机顶罪的那一幕。两人坐在海边的长椅上交谈,仍然是夜里,月光明亮,洒在海上。所有的物体都是剪影,长椅,长椅上的人,周围的树,海上的灯塔,月亮与海,这些都不动。

运动的元素是海上的船只。船只离岸很近很庞大,在画面正中相对而开,它们走在画面中心时,长椅上人的轮廓就看不见了,只能听到交谈的声音。两船交错,分开,才显露出中心人物。海鸥细小的影子,在画面的空隙中飞动。

司机的妻子去窥视老板的生活。停车场,老板、妻子、妻子抱在怀里的婴儿。

运动的元素是人物。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按钥匙开锁,开后备箱,小玩具掉了,又走回去拣起来,一切活动都在这个固定的画面中。忽然老板回头望向镜头处,一身白衣,恰好嵌在树冠茂密枝叶的空隙处。老板发现司机妻子后的自然凝视,又使这个运动的画面静止成了一张照片。

司机妻子与老板争执的一段,发生在一个很有张力的戏剧化场景,天空中压迫性的厚重云朵,倾斜不安的地平线。

运动的元素也是人物。特别的是人物又远又小,脸都看不见。远远地看见他们走动,走近,分开,又追上去。完全没有人物表情,连肢体动作也算不上很鲜明突出,但配合上台词,完全不影响理解剧情。

结尾的镜头,占据画面主体的是司机一家居住的破旧大楼,上部的云层、海水、海那边的远山全是黑白色的。司机站在楼顶,露出大半个背影。不停歇的倾盆大雨的背景声。

这一次运动的元素在画面之外,一辆火车轰隆隆地从左面闯进来。虽然声势浩大到仿佛要撞向大楼,其实只是沿着固定的轨道,从大楼前面驶过。

整部片子最文艺的镜头就是这一头一尾了。

影片的剧情也是相当扎实,完全配得上摄影的水准,只是会让人不太愉快。

影片中所有人对自己的生活都不满意,却又无力去改变。母亲让考不上大学没有工作的儿子不要再和小混混一起,儿子说:“那我又能怎样呢?”

并不是没有抗争,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法子--虽然是很坏的法子--想要争脱生活既定的轨道。父亲替老板顶罪来换钱改变生活,母亲以出轨,儿子以杀人!

妻子对着情人哀恳:“你是我的宿命!”哪儿有爱情,只是一句带我脱离这一切的呼唤!

丈夫发现妻子要跳楼自杀,一瞬间竟是窃喜。假如他自己不能解决这一团麻烦,那么妻子自杀,也许能在这个无望沉闷的生活中撬动一个口子。

儿子向母亲坦白:“是我杀了他。”影片内外的人都以为事情终至无可收拾的境地,这个不幸福的家庭再也维持不下去了。

但是丈夫在第二次见到妻子想跳楼时,看了一会说:“别傻了,回去吧。”他已经知道什么都不会改变。他问了儿子杀人的情况后说:“你去睡觉吧。”然后出门拿钱收买了一个替罪羊。

这个家庭,这三个人的生活,被出轨谋杀这样的事情给猛烈冲击过,居然还是回到了原有的轨道上。

原有的轨道是什么?和影片充满诗意的画面相反,他们的生活里完全没有诗歌。平庸而琐碎的现实生活,在家里穿着随意,交谈很少,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剧。

陈旧简陋的家里有个很美的窗户,窗台上放了几盆花,窗外看得见大海。吃早饭的时候,天还没有很亮,不开灯,在窗边就着天光。这个时候楼下的马路还没什么车子,很安静,听得见海鸥的叫声,还有风声。

不那么好的生活,也不那么坏。生活总是顺着它的惯性在继续。老板开车送司机妻子回家,她坐在沙发上回想,渐渐开心起来,荡着脚甩掉了自己的鞋子。这个时候,她以为自己可以换一种活法,但她错了。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圈子,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三只猴子 | 窥探人性的阴暗面 之《三只猴子》观后感

原创: 乌麦

说到土耳其电影,我们不得不提起一个名字:努里·比格·锡兰(Nuri Bilge Ceylan)。

努里·比格·锡兰,土耳其“国宝级”导演,二十一世纪世界影坛最受瞩目的艺术片导演之一,也是当今艺术电影界最具个人影像风格的导演之一。我们耳熟能详的作品有《远方》、《冬眠》、《野梨树》等。

最初,锡兰以摄影师的身份踏进艺术圈,他拍摄的每一帧,截取出来都是一幅幅充满诗意的画面。“他用深沉悠长的镜头来描绘生命的轨迹,用充满诗意的对白写作和文学性极强的叙事方式,准确地表达其哲学思考,让观众在沉默中窥见人生的真相。“

《冬眠》(K?? Uykusu)剧照

《远方》(Uzak)剧照

《野梨树》(Ahlat A?ac?)剧照

这一次想和大家分享的是获得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的《三只猴子》(ü? Maymun)。[含一小部分剧透]

故事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贫苦的一家三口与政客之间的纠葛纷争。影片开始于一场雨夜的车祸。政客Servet 撞死了一个路人,为了不影响自己选举,他许诺给司机 Eyüp 一大笔钱,让司机为其顶罪。为了弥补家庭物质上的空缺,司机替老板背黑锅入狱。然而服刑期间,妻子Hacer为了给儿子Ismail买车去找政客要钱,却和政客发生了私情。儿子发现母亲出轨,即使生气愤怒甚至质问母亲,却在父亲面前选择了沉默,隐瞒了这件事。父亲出狱后,发现妻子出轨,冲突在暗地里逐渐爆发,故事逐渐进入高潮。

“三只猴子“取名源于日本的三猿像,猴子的捂嘴、遮眼、掩耳投射在影片中暗示着人物对事实真相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导演锡兰在描述这部片子时说道:“在生活中,人们常常习惯于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而这就是我们保护自己不至过于痛苦的方式。”

可以说,片子里的三位主人公都怀揣着“心照不宣“的秘密,儿子透过钥匙孔看到了母亲与政客偷情却瞒而不告,母亲深藏着会毁灭整个家庭的秘密,父亲在狱中时就偶有察觉异常但知而不言。在可能会摧毁自己的生活的事情面前,他们都懦弱地选择了逃避,装聋作哑,殊不知一味地躲避并不能阻止,反而会继续催化生活的分崩离析。最后秘密被揭露,把这个家庭引向了悲剧。

这个家庭是贫困的,贫穷促使父亲接受政客的诱惑,刺激母亲沦陷在政客的情欲之中;这个家庭是脆弱的,一家三口充满了隔阂:父亲入狱九月,母亲一次都没有去探望,儿子也仅仅去过三次;父亲出狱回到家,母亲始终背对着父亲若无其事,家人间本应有的亲密关系仿佛只剩下了称呼。在这个故事里,锡兰把目光聚焦在一个家庭的矛盾,用沉默或者看似无意义的关于家庭琐事的对话,沉闷缓慢地刻画人物间矛盾的关系,人与人之间的隔阂疏离和沟通的失败极致地展现出来。

一家人即使坐在一起,也各怀心事

这部电影延续了锡兰惯有的风格,运用了大量固定机位的长镜头和光影的明暗搭配,把整个故事都置于阴暗、逼仄的环境中,即使是车祸亦或是政客的死这些血腥的画面,都被一转而过。他又把人物放置在广阔的天地里,阴沉沉的天空下,让整个画面变得更加压抑,让人极力地想要挣脱。在这种静穆萧瑟中,人物的孤立又一次被放大。

萧瑟静穆的环境

无言胜有言。有人说:“锡兰镜头中角色的痛苦是显而易见的。“比起通过暴力或者大声吼叫表现冲突,这部影片更多的是用人物的对白和细微的动作表情表现人物内心的挣扎。儿子透过钥匙孔发现母亲出轨时的愤怒的眼,儿子与母亲对峙时母亲惶恐害怕的脸,父亲臆想妻子跳楼而不阻止时汗涔涔的头发,即使没有言语,人物情感的暗潮涌动在局部特写中已经突显得淋漓尽致。

《三只猴子》剧照

锡兰的很多电影有很强的疏离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大闷片。但是大闷片确实很适合呈现生活真相 。(凤凰网评)

锡兰的电影大多是冗长的,沉默的,压抑的。他用镜头隐晦地表达,用声音强化引导。这种风格的电影,评价常常是两极分化的。喜欢的会越看越喜欢,不喜欢的则可能在中途就被“劝退“。小编自己还是很喜欢这部片子的,第一看时会觉得有点乏味,重看时却被它的色调、声音的处理吸引,再看时完全沉醉于其中。

《三只猴子》剧照

这部片子最精彩的高潮和尾声部分小编没有提及,影片的寓意只有看到最后才能让观众恍然大悟。这部文艺片适合一个人看,建议您观看的时候关闭弹幕,完全投入影片中。朋友们一定要看到最后呀!(ps:有一丢丢的惊悚色彩)


更多资讯请关注公众号中东流浪站

    上一篇:电影《勒阿弗尔》观后感五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