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云

收藏本站

优美句子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句子首页 > 故事 >

三色虎与鱼美人(七之一)

分享时间:08-17       内容类别:故事      归档编辑:优美句子

第三幕

第一场:山间。石洞前

大伥、二伥上。

大伥:昨日贻贝来充饥。

二伥:今日野果填肚皮。

大伥:守着洞口穷湿湿。

二伥:没人疼爱惨兮兮。

大伥:弟儿啊,你切(半卧)在那儿瞎琢磨啥呢?

二伥:俺在想跟着灰太狼那会儿,一天偷个鸡摸个狗啥的总还沾着点荤腥,现在可好,整天价猫在家里,门前干净的连个耗子屎都没,有一天没一天的挨着日子,没劲,真没劲,不知得以后还有得混没。

大伥:弟儿啊,哥不是对你说过吗,现今这气候没靠山你是干嘛嘛熊,闹不好还得把命搭进去;不过这话儿又溜达回来了,就咱哥俩这材料,嘛世道也都是给人家打工的;可也不能就这么说,兴许逮着个好老板日子还是有得一过的。这些天俺也数道了,远了的咱不知得,山前的黑子,山后的白眼儿,都没多大出息,不是可靠的主。咱得留着青山、耐住寂寞,等,待来了行市一口逮着,飞黄腾达也不好说呢。

二伥:哥啊,这些日子俺竟吃你给俺烙的这些个画饼来着,俺这前胸后背哈,都给你这饼吃的贴了一堆了,再这么个吃法莫说青山,恐怕俺这荒山先丢了。

大伥:弟儿啊,那依你的意思咋整?

二伥:依俺的意思?俺没啥意思,就是不想老糗在家里吃果子饿肚子。哥啊,咱没本钱不假,那就不能小打小闹地凑合着做点小生意?

大伥:啥子小生意?你说来咱听听?

二伥:俺也说不出啥新鲜玩应儿;哥嗳,要不晚上再去石家村洒摸洒摸(看看)?

大伥:弟儿啊,咱俩?那叫小生意?得亏你想的出啊?石槽和鱼儿办婚事那天晚上,咱俩寻思着凑个分子沾点喜庆,好歹跟着蹭根骨头物的(什么的)啃啃,谁知得中间横了那么一杠子,那个叫什么大壮的小子给咱瞄上了,平白无故地、也不知得他跟咱咋来的那么多的怨恨,瞪眼扒皮的,得着把䦆头就待照咱的头上往死里那个嗨,他真下得去手啊他;得亏给新娘子拦着灭了他的火,要是那把䦆头落将下来,就咱这两颗干瘪的脑袋瓜子早就给砸巴烂糊啦。你啊你,这才几天的事情,好了伤疤忘了疼,倒给忘得一干二净。

二伥:哥嗳,快别说了,这会儿俺这颗容易受伤的心又蹦开来啦,你听听,噗通噗通地直打那个拨浪鼓,俺这身子、这腿也都跟着颤乎上了,让俺消停会儿。该说不到的,要说石槽媳妇家的那可真是个好人儿,讲究,讲究人啊,叫停了䦆头不说,也还打发咱给咱也派发了礼包呢。说来奇怪,她模样长得乖、腻磨人儿,就是天上的仙女也没法跟人家比啊;送咱的肉头也有嚼头,现在想着都还香香滴、香香滴。

大伥:弟儿啊,你也别再往下说了,不知俺这肚子里没食儿咋的,这嘴叫你唠叨地没了收口,口水连着哈喇子哗啦哗啦地直往下流,你看,这都发了水了。

二伥:看什么看,怪恶心的,收着,快收着。唉,咱再修行个十辈子八辈子,不行再加上几辈子,能舔着人家的一根脚趾头;哦,这要求是高了点了;要不接着人家掉下来的一根汗毛也行啊;嘿,这回儿俺倒是把你给俺烙的那些个饼撂了一边去了,老老实实地捡了回春梦。说来伤心,咱哥俩这么多年光棍来光棍去的,一辈子还能老这么光着?说什么舔脚指头接汗毛呢,眼下这洞里能有个兔子给咱搂搂也算享清福哩。

大伥:弟儿啊,弟儿,别难过哈,谁还没有背运的时候?谁还没有走运的时候?别灰心,头里哥不都跟你说了吗,以后逮着机会,咱也弄两块布头布脑的搭身上,前面后面该露脸的露脸、该挡屁股的挡屁股,插在人队伍里,走两步给他们瞧瞧,让咱也风光风光。眼下听哥的,坚持着,守住擂,别净想着出风头。

二伥:哥嗳,真是滴,咱这连脸儿都不敢露的还有地场出风头?俺听你的,你对俺好,俺也对你好。哥,哥嗳,你看,天上,天上往下掉东西;下人,下人——一个,两个、三个;下了三个人嗳。

大伥:别出声,哥看着嘞,咱先猫起来,看是什么来头,别让他们瞅着咱。(与二伥退隐树后。)

天差甲、天差乙、恶虎上。

天差甲:(手执谕书,恶虎跪地——人状。)天谕,尔为祸三界,四触典刑,罪尤不赦。然虽天德不仁,乃首出教化,不以杀儆。贬尔下界,赐虎头虎身杂毛皮一张,酌所犯科点量以墨刑。戒之,戒之。幸勉存一念之善,不枉天德。钦此。

天差乙:(上前以刀醮墨刺字恶虎额头,三横一竖;占咒语施法术。)变了,变了。(恶虎仆地打滚化虎。向天差甲。)刑行己毕。

天差甲:(向恶虎。)奉旨刑行完毕。(向天差乙。)走,回去交差。(二天差下。)

恶虎:嗷呜,嗷呜;嗷呜,嗷呜。原先在位的时候咱就在这下界里耍,什么吃喝嫖赌啊、坑绷拐骗啊、欺男霸女啊、杀人越货啊,办法,咱喜欢干那些个,咱干的比他们说的多了远去了。上界面上文明,有些个可耍的地场也都是先紧着大头,挨不着咱那。咱也是耍大方了,稍有点管性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哭。)哇呜,哇呜;哇呜,哇呜。话说白了,什么上界下界、阴界阳界,作兽做人、做鬼做神,咱都不再乎,只是这辈子能逞志向寻欢作乐就成;咱不后悔,咱没什么可后悔的;可现在咱是横站着、竖躺着,一张嘴就这嗷呜嗷呜的不说个人话;人格也好,兽格也罢,一面腔子里怀着颗人心,一面又是兽体兽面的,身心两差里远着,这便如何是好嘛;虽然咱可以把咱那颗最为歹毒的人心和最为嗜血的兽性兼容到一块去,但终归难摒禽兽属类,这类的守着茅坑窀穸、围着虱子跳蚤过活,这倒还不是计较;精神方面的,咱凑合不到人堆里面去,咱人属的那部分的嗜欲上的亏损又上哪儿弥补去呢?少了这部分那活着还有嘛乐子?天杀的,你的惩罚不也太过了吗?“时日曷丧,予及汝偕亡。”去死吧,去死吧,嗷呜,嗷呜;哇呜,哇呜。就是压在阴曹最底层的厉鬼也会给自己留着一点怜悯,通过眼泪排泄出去;不过听说眼泪能招徕亡灵,没见着人们呼唤亡灵的时候真的假的面子上总是沾着几滴眼泪么?该死的,快把眼泪敛着,走了风声,那些惨死在咱手上的冤魂岂不寻着咱的行踪结队找上门来把咱撕成片片嚼了?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凭着咱干的那些个丧尽天良的事儿,要是落在旁人身上早就死了几回了,咱也是摸着门路通了关节,要不这会儿还能捞着扯张虎皮身上、脑袋瓜子扛在肩膀子上的?怕是早给阎王逮着与那些谑鬼对簿去了。事到如今,做人也得做,做兽也得做,好歹不还留着活口、捡着条命吗?得,做人咱说人话,做兽咱说兽话,降下身段,与那帮子豺狼狐狗的为伍、称兄道弟吧;再说了,哪头还不都是活,在这儿咱不也还是它们的王、不也还是它们的老大吗?悔甚?啥叫人?啥叫兽?有能分清楚的?什么叫仁义道德?华丽衣裳,蛇蝎心肠,少来这一套;咱怕甚?哼,竖起旗帜、雄霸一方,把事业做大做强,那时还怕他人类不顺服咱?听着,放你那地场的东西先给咱记着收好了,免得待咱取时少了物件要你好看。不过这是以后的这事情,初来乍到,人地两生,要紧的是把家安顿下来。你还别说,来了这会儿还没好好瞅瞅咱这地界呢。哎呀,这地界着实不错哩,视野开阔,空气新鲜,有山有海的,不错,不错,好风水,好风水。(发现山洞。)嘿,考虑的还蛮周全的,房子先给咱盖上啦,嗷呜,嗷呜;从此咱在这地界上想怎的就怎的,天高皇帝远,咱家横里走,竖里晃,竖里晃,横里走,看谁还谁敢拦着咱,谁挡咱的道咱就扫了他。不过虽说有了房子,还是缺个美人儿啊,没女的怎么算是个家呢?唉,到了上回儿别给织女招回天上去、发配到这地场来就好了,牛郎要敢跟过来,看咱不一尾巴把他拍了去;咱与织女两个本是上界同僚、天上呆过的,调到地界上凑一堆儿那才叫天仙配呢;她要是喜欢咱咱就供着她,她想吃嘛咱就给她弄嘛,她喜欢嘛咱就给她抢嘛,要她给咱织布做衣裳,做饭生崽子,那有滋有味的日子过起来才叫享受生活那;真那样子,你就是抬咱、求咱、押了咱、捆了咱去做那玉皇大帝咱也不稀得去。嗷呜,嗷呜;这儿咋越看越像玉皇顶呢?嗯,咱家得好好经营这地场,眼目前的缺帮手,一个好汉三个帮,少了帮手咋能成就大的事业呢?(撒欢。)

在天咱为煞,落地咱作孽。煞孽你去别,好歹咱无戒。天大咱作小,地小咱为老。都说上界好,下界才不孬。嗷呜,嗷呜。

待续……

    • 故事 民间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