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云

收藏本站

优美句子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句子首页 > 故事 >

亦真亦幻的葵涌

分享时间:03-28       内容类别:故事      归档编辑:优美句子

建设项目部的工作可真是舒服。甲方的各个项目总监都是爷。我负责工艺,跟着总负责人天天吃喝。

葵涌是从深圳向西,过大小梅沙,再过西涌,上盘山道,经过一个墓地,再下山就到了。一路上尽是海景。

这里四面环山。往南走,翻过山是官湖沙滩。往东北走,翻过山就是坝光小渔码头。

那里可真是叫敞亮,直接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很远的海中还有个漂浮在海上的渔民餐厅,绝对叫海鲜,都是在漂筏中间的网箱里,活蹦乱跳的。

供应商经常被我们带到这里。也算为他们着想了,不贵的。龙虾两百一斤,鲍鱼两百一斤,石斑鱼稍微贵点。都是正宗澳洲和马来的货。他们在海上跟新加坡走私船哪儿进货。若是在酒店啊,少说翻一倍的价钱。

老板知道这些人都是我引荐过来的,总是跟我套近乎。他挺逗的,也是个话痨。他把我拉到一边说:“没事儿时候一个人来,我给你找个小妹,十六七的怎么样,我请你。”我一听就笑了,拍他一下说:“是不是抢来的啊,我看你就像胡子。”他问胡子是啥意思。我说他真没文化,就是土匪。他说这地方叫海盗。新加坡的海盗是这片海的老大。我有点不信,啥年月了还有海盗。

吃过饭,他们打牌,我就过去找老板聊天。那家伙挺有意思的。声明啊,我可不是为他说的十六七的小姑娘。有人肯定说我伪君子。哈哈,我肯定比你们实诚多了。我是对他说的海盗感兴趣。

他们喝的功夫茶,我也挺习惯的。聊天,喝茶。

老板说,葵涌镇在三百年前是没有人住的,谁敢啊。很多的野猪和蛇。最早就是坝光这里,是海盗的藏身地。他们的祖上就是很早来这里的海盗。都是官府的要犯。说的我有点惧怕他了。我笑着说他:十恶不赦的暴徒之后。他解释说是他们祖上搞的,他可是好人。

后来他还带我潜到海下五、六米深去看海底。刚到葵涌的头半年,我真的挺快乐的。但是我真没有接受他送的十六七岁的小妹。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只是胆儿小了点了吧??。

好日子都不能长久。一转眼就开始做开张筹划了,不好玩的工作。

我负责组建三个部门,产品开发部、后勤总务部和市场部。最先要找个好点的小区,租一栋楼。那段时间我又无聊了,尤其是晚上,可以说很寂寞。一栋楼就我一个人住,最怕晚上,静的让人发慌。

我经常在那个东北人开的饭店一个人喝酒,喝到彻底没有客人了才回去。

那天晚上大概十点多吧,已经没有客人了。老板就把一些灯关了,只留着我这里。不想回去,还有些不好意思在坐下去了。正犹豫呢,嗨,来了个客人。我又能多呆一会了。客人是个女的。修长时尚的那种。流行长发,带个眼镜。因为只有我这桌儿灯亮,她就净值走过来。边走边说:老板,来份水饺。哦耶!声音也好听。她坐下,朝我笑一笑。我也随即点点头。我在想这么晚了,一个女人,做什么的呢。年纪有近三十不到。很端庄啊。

她的饺子没来,她就坐在那看我喝酒。我的腼腆毛病又来了,不敢正眼看人家了。

她竟然跟我搭话:一会等等我,我吃完一起走。我有点蒙,抬头看着她诧异。她又笑笑说:咱们住一个小区,我见过你。我恍然的点点头。我感到她在笑我腼腆,没办法,都四十多了,还是那样。

对面坐个美女,烦倒是不烦了,慌了。

几口喝完,坐那等她吧。她见我喝完了就就喊老板打包回去吃。老板过来买单,她竟然说一起吧。我说不用我自己来,那老板好像没听到似的,也冲我笑笑就回去了。

其实,二十分钟就到小区了。路上我们什么也没说。我很不好意思,她比我个高,我很尴尬。

进小区她一直跟着我走,都到我的楼下了,她还跟着。我说:我到了。她笑着说:我也到了呀。我没开门,问她:这栋楼我是全租下来的,你怎么也住这儿?她笑嘻嘻好像在逗我说:一个人住一栋楼啊。快开门吧。我仍是诧异的开门,她跟我进来。走过二楼,她还跟着。到三楼她说:我住这儿,303。要不进来坐坐喝茶,我有好茶。我看她真住着也就放心了,说:不用了,不早了,休息吧。我住四楼。

楼内还有一个人住,好像给我这空落落的点慰籍。躺在床上,静静的,我在听她有没有什么声音。一个楼里就两个人,而且是单身男女,我能没有遐想吗。

想着想着,我突然害怕起来。对呀,有多少次后半夜听到女人的哭声,我一直以为是幻觉。况且,我又从来没见过她啊。那一晚,我整宿在听,一点声音都没。

第二天,我没精打采的给刚到的大学生做宣导。之前有几个是师大的早来几天,都是美女。老板先安排在酒店住的。当天我就跟她们说:下午我带你们去你们的宿舍,我也住那里。我看了看那几个美女,稍有严肃的说:你们也一起去选房间。阿娟跟我有点熟悉,就她答应了一声:嗯!

下午五点多钟,我带她们看房间。三楼以下都是一室一厅的。四楼就两个房间,都是两室两厅的,她们没有资格住。我住一套,另一套暂时空下来。

阿娟一直跟在我后面,我突然想起昨晚那女人说住303。我就跟阿娟说:你住303。然后我也跟阿娟过去。房门钥匙在锁头上。我们开门进去,只有家具,没有生活用品。然后我就出来了,心里低估,难道我记错了。我站了一下,然后就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了。背后听几个妖精在嬉笑阿娟:太快了吧,有人疼了。这哪是大学生啊,我不喜欢那几个美女大学生。

其实是我有人疼了,第二天阿娟就把她那一整套咖啡器具都拿上来了。说下班没事儿,带几个同学到我这里煮咖啡。我也没反对,反正我一个人也孤单。每次阿娟都让她们先回去,她要帮我打扫一下。我趴在电脑那儿浏览网页,她打扫完就走。

一晃就一个月过去了。阿娟跟我越来越熟,但我的态度拘谨,总是让她早早回去休息了。

楼里人多了,不那么寂寞了。但是我有中度抑郁症。没多久就又孤独了。经常整晚不睡觉。

那一晚都后半夜了,我实在躺的闹心,就起来出去走走。

我沿着河边,顺着河提一直走。经过我们公司院外,又走了几百米就到山脚下了。这条河在山脚下急转过来,转弯处流水的声音就很大。我有个嗜好,喜欢听下雨的声音和流水的声音。所以不自觉的就走了过去。走着走着见前面河对面有一闪一闪的光亮。这里人有后半夜在河里抓一种什么鱼的习俗,据说那种鱼好吃的无比。我就想凑热闹过去看看。有个台阶,我就下去了,想顺水边走。刚到河边我就惊呆了,几个女人在河对岸衣衫不整。她们看到我也都不动了。我们对视了一会。必定她们都半裸体。我必须承认我也好色,怎奈月光下,看的没那么清楚。

突然有个女人过河向我跑过来,好像要抓我。我愣了,她都跑到这小河的中间了我才缓过神儿来,扭头就跑。一路上没敢回头。在爬上河提的时候,听她在背后几米处咬牙说:我看你再敢来这儿的,抓住你咬死。我就一路跑回了宿舍。进房间,上床,一动都不动了。。

恍惚听到敲门声,我镇静细听。真的好像有敲门声儿。我一点一点挪到门口。在细听,还是有。不会吧,还能追到这里来,这回可丢大人了。发昏当不了死,我把门打开了。见是阿娟在门口,我一开门她就进来了,随手关了门,径直走向沙发那儿坐下,眼睛直直的看着我。两手抱着肩,偶尔还哆嗦一下。好像吓到了,还吓的不轻。

坐在她对面我才发现,原来穿睡衣的少女真是太迷人了。虽然贼心乱跳,还得装老成持重啊。我问阿娟:你咋的了。阿娟差点哭,流泪说:我今天在你这儿住一晚好吗,我就睡沙发就行。我在三的问,她说做梦了,害怕。我看她真的挺害怕,不像是装的。嗨,老男人的心是柔软的吗。我说:你睡床吧,我睡不着,在客厅看会书。其实我才真的睡不着呢。

阿娟说不关门好吗。我说好,我在客厅呢,你睡吧。

我就这样坐在客厅,一会就忘了我床上那个性感少女了。我把坝光海上餐厅那个老板的故事想起来了。不由得汗毛竖起。他说杀死的那些女人不就是丢在那儿吗,我的妈呀。今天真的遇见了,太吓人了。心里暗暗的对那些女人说:姐姐们,啊不,奶奶们。我可是好人啊,我这人有名的文明,不好色,。我往卧室里偷看看又说:这女孩儿是自己来的,我可没动邪念啊。我真是好人啊,没嫖过,没赌过。一辈子就跟两个女人上过床,一个是结婚前的女朋友,然后就是老婆。

我从小到大所有的检讨中,这次我认为是最深刻的了。

说着说着天就亮了。我累的在沙发上躺下就睡着了。

阿娟买回了早餐叫我起来吃。我睁开眼睛看她,呆了一会。她好像昨晚的事儿没发生一样,还春风得意。几天后公司上点年纪的都窃窃私语。这回阿娟的同学和闺蜜跟我是一点都不外道了,我也很难在绷得住了。

这个阿娟啊,已经是我公开的小情人了,其实就是个父女关系。有这样个小棉袄,贴心。我当他们都是嫉妒我。一起买菜做饭。一起吃饭。聊天到我累了,她很有深浅的就回去了。

那天她说是她的生日。她买了红酒和一些蛋糕和熟食。几个同学在我这里欢乐一番,还好修养不错,不叽叽喳喳。她们都当我俩是真的情侣。吃完就都走了。

阿娟也是好喝的妞。我当然是红酒当水喝的了。我俩边聊天边喝。

大概不到八点,反正有点黑天了。 忽然停电了,楼下女生大声抱怨。她们走的时候也没关门,我想出去看看,没有走到门口就撞个满怀。好高大的个子啊。我一愣神的时候来电了。啊,又是个美女,贵妇一样的美女。阿娟的眼睛突然睁大了。看看我看看她。很严肃的对我说:你朋友啊。美女抢着说:不是。

笑着往里走,边走边说:那天我们一起回来,我说我那里有好茶。第二天上午我给他送过来他不在。当天下午我就得搬走,答应给他的茶就一直没有给,今天来朋友家说点事儿,顺便给他带过来。

她把茶叶放到桌上,抬头笑着对阿娟说:没打扰你们吧。阿娟看着她没说话,她又诡异的冲我笑。我木纳的点点头。她转身就往外走,路过我身边的时候,稍微低头,歪脸诡秘的冲我一笑。她肯定心里再说,老头艳福不浅啊。

高跟鞋下楼了。阿娟送了她一句:有病!关上了门。我让阿娟打开茶叶看看,阿娟说:也就是一般的茶叶。但我可很想看看,一旦这盒子里装的是纸灰或者树叶什么的。我肯定偷偷的搬家。这栋楼我就不会再来了。这几天一直惊魂未定。

我看阿娟不开心,我就对阿娟说:我跟这个女人就见一面。记得我让你住303吗,因为她说自己住303,就是想看看她是不是住303。结果没人,我就怀疑,这栋楼我都租下一个月了,这段时间一直犯嘀咕呢。

阿娟好像想起了什么事儿,又是浑身一抖。我就问她怎么了。她说:还记得那天半夜我害怕不敢回去住吗。我当然记得了。她接着说:半夜做梦,一个裸体的疯女人对她说:快去楼上看看你大叔,他怕是病的很严重。我吓醒了才敲你门的!我可怜的看着她,温柔的看着她,好想抱抱她。

嗯嗯,你们猜对了。那天晚上她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不过是她睡的沙发,真的。

    • 故事 鬼故事

    上一篇:闹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