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词句_优美句子手机版

句子首页 > 观后感 >

电影《那日下午》观后感五篇


天作之合 之《那日下午》观后感

花了个下午安静地看完,以致于晚上饭局还在出神地想,尝试用浅薄的文字记录一下所感。

看完之后,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羡慕蔡明亮还是羡慕李康生。这对组合应该是影史上独一无二的组合了吧,一个专注于拍同一个人,一个尽其所能呈现要求的神貌。初初我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拍李康生,明明电影中出现过更好看的面孔;也不明白为什么非要出演蔡明亮的电影,尽是些云里雾里的戏份。这部纪录片/剧情片给出了一部分的答案。

影片刚开始蔡导便已经含泪开始剖白自己,小康却抱臂不言,吝啬地没有给出回应。这个时候我被他们俩的脚吸引,一直观察,直到小康交换了左右腿的姿势,脚尖的距离更靠近蔡导而非镜头。

在长长的对话中,更多的是蔡明亮在说在讲在问在表白,而小康却没有给出我所期盼的回应,那些肯定的话那些我也如何如何的话。但我想蔡明亮不在乎,他并非在逼迫小康给出回答。他只是想表达,在自己身体状况不佳、觉得自己随时会离开的情况下剖析自己,将心肝都掏了出来,不加保留地呈现,更是一份嘱托一份亲口告诉你,哪怕对方都知道。对于一个如此细腻的、高敏感度的、虔诚的、温柔似水的人而言,遇到这样沉默无言的、包裹容纳的、配合的另一个人,真是幸运。诚如蔡明亮所言,这是一份上天所给予的非常美好的礼物,如同天作之合。两个人在二十多年的相处中,工作生活交杂在一起,能了解明白对方,长久的相伴,感情早已超越言语所能描述的样子。

在小康的只言片语中,蔡明亮是个压力的来源,是个唠叨的什么都要管的人,似乎和所导电影气质不符的一个人。他说,如果受不了的话早就走了。他又说,他是外人和蔡明亮沟通的桥梁。他还说,担心他的身体。他更多时候在嗯、哦、没有啦、还好。虽然小康一直没有直接回答,但他坐在这里就足够了。没想到小康的声音这么多年来还是和哪吒里一样。

—如果有来世,我希望还能遇见你,你想要遇到我吗?—如果有来世,我做导演你做演员,换我来拍。

那么如果有来世,我希望继续看到你们的作品吧。

这种生命情感的纠缠形态,可能是我所能想象的最美妙的最向往的关系。想了下,我还是更羡慕蔡明亮,我羡慕他。


给你的遗(情)书 之《那日下午》观后感

(不算影评,首先论写情书我只服蔡导这种我就是可以只对你一个人这么特别,全部的好都想给你,见不到你就担心,你就是我的盔甲,就是我最重要的人,就是我最有力量的一切,我死了你要想我,你爱我吗,我最爱是你……以上纯属夸张脑补……)

有幸在大屏幕上看到那日下午(大陆首映?),有幸了解到小康,听到蔡导的句句真情,蔡导是多么幸运,遇见小康,小康也是。遇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互相陪伴、确认,多么艰难。
小康的话很少,提问环节有人问到,他说因为是拍摄还是有所保留,蔡导则因那段时间身体状况不好几乎在公开留遗言没什么保留了,又说等下次自己身体很不好的时候再来拍部那日晚上,大家哈哈哈哈哈哈都笑了。(不过期待那日晚上,期待回信)

那天在当代艺术博物馆,到的时候,展厅里已经坐满了人,最后连楼梯上也坐满了观众。
在此之前我想起一件事情。
那是很悠闲的一堂课上,老师忽然问起,大家看过蔡明亮的作品吗,那是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我举手,老师随即眼神跟过来问道,怎么样你喜欢吗,摇头,老师说为什么,太慢了(那时候我只看过行者)。
老师是学校的传奇人物,四十岁,没结婚,很多套一模一样的衣服换着穿,黑色紧身T,宽松的深灰哈伦裤,人字拖,头发挺长全部往后梳,几乎看不出是长发,夏天晚上健完身来教室的时候,偶尔会“披头散发”;老师特别受女生喜欢,被男生膜拜,发脾气的时候是全班最安静的时候,课间抽烟区总见他和学生闹作一团。我知道老师的很多事情,同桌是他的头号粉丝,我常会疑惑,他为什么会那么受欢迎有魅力。
那堂课之后,我对蔡导留下了和对老师一样的疑惑。

而看完那日下午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笑,年少时的疑惑,在自己慢慢长大的路上得到了解答。

是什么呢,长镜头,极少的对白,却能传达出准确的剧烈情感,“自己引爆自己”一般准确而剧烈,被沉默的,静态的长镜头所牵引,仿佛被蒙太奇带入上帝视角的游戏,发现沉默,静态,时常地独自一人才是我们生命的常态。

那日下午,一开始,蔡导说了没几句就哽咽了,说一想到要跟你说些什么我就有种……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哽咽之后,静默一会,话题又跳开,自然地接到下一句,整个对谈就这样像麻花辫一样完整的收尾了,我也不能说清它说了什么,更像是一次倾听和祝福,听到的都是真情,心里满溢着纯净的情绪,感叹、羡慕、反省、想起自己生命里那个小康或是蔡明亮,灯光四起,万千感慨如热锅里的蒸汽,一瞬消散。

印象很深的几句话,蔡导说你就是上帝给我的礼物;你是我最重要的人;我死了你会怎么样,你会想我吗;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跟你说你不要走,不要离开我;我总是担心你。小康说要多赚点钱,万一还要给你请护工;我总担心你身体;恩;喔;恩。

羡慕和深深地欣慰,想遇到自己的小康,也发觉这特别特别难,所以欣慰,像看一个奇迹一样感到满足欣慰。

另一種“白首不相離” 之《那日下午》观后感

在香港國際電影節上觀看的影片,可惜睡晚匆匆趕去,影片已經開始。

坐下還未進入影片的節奏,已看到蔡導在鏡頭前潸然淚下,而一旁的李康生也是隱忍著,兩人沉默許久。我真有些二丈摸不到頭腦,怎麼剛開始就如此煽情?

我不知蔡導和康生是否是“傾蓋如故”那般的知己,但對談中的兩人,就是“同甘共苦”二十二載。自己上街分發電影票、在至親離開時陪伴在對方左右、公司財務出現狀況時沒有放棄等等。而對談中,蔡導也可以將和康生間的“小確幸”性手拈來——在摩托車上感受夏日的清風拂面,在威尼斯的某個酒店欣賞風景。兩個人的相處也如同今時今日流行的“閨蜜”那樣——百般嫌棄你,卻不容他人說你一句不是。

全程,蔡導如同話嘮,講了好多“狗屁倒灶”的事,康生偶爾復合幾句,大多時間抱著雙臂,抽煙、聆聽、無言。偶爾發聲,也是揶揄蔡導,比我媽還煩,只知道管著我,如此如此。啊哈,我怎麼聽都是一種甜蜜的抱怨啊。

人生能得一相愛的伴侶陪在左右,固然是極好的。可若不得,那我更希望如同蔡導和康生這般,得一知己,如家人般生活在一起,終老。蔡導擔心自己太老,先康生離去不能照顧他,怕他脖子不好拍不了戲;康生擔心蔡導不要瞎玩,染了病。即使住在山裡,兩人也是不一樣的生活節奏,前者只愛呆在屋子里,電話電視;後者種田、種樹、心甘情願當鏟屎官。他們的生活模式、性格、秉性各不相同,卻能在多年的相處、磨合中尋找到一個最契合的“點”,舒服的相伴左右。這種超越知己,如同家人的情感,並不是每個人終其一生都可以獲得的。筆者在觀影中,是“羨慕嫉妒不恨”的,想著自己還年輕,應該有機會效仿的吧!

關於電影,蔡導成就了康生,也未嘗不能說,是康生成就了蔡導,兩人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映后觀眾提問,也盡顯二人性格,完全是電影中對談的現實版本,令人忍俊不禁(憑印象寫一些)
1.問李康生:你幸福嗎?
  蔡導搶答:他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2.問蔡導:為何參選金馬獎的最佳劇情片而不是紀錄片?
  蔡導也是任性:我就想咯,我還想競選最佳男主角呢!
蔡導很希望電影可以在院線上映(當然,他本人也表示這只能是希冀),他覺得如此形式的電影未嘗不是一種新的嘗試,一種新的元素。(筆者覺得,內地是無望了,台灣可以憑藉人氣和影響上映,香港也或許能在百老匯電影中心上)
3.筆者問康生:你和蔡導之間在熒幕外的相處模式是如何的?也如對談中這樣嗎?
  可愛的蔡導又搶答:我們更像家人!
  康生說,其實兩個人雖然住在一起,平時還是關起房門做自己的事多些,像電影中這樣,能靜靜坐下聊上兩個多小時,是人生第一次。然後康生又在戲謔蔡導:他平時像我媽一樣,煩這個煩那個的。

又及:最讓筆者激動的是,映后我是跟著蔡導一起出來的,緊緊跟在蔡導後面, 運氣好到爆棚,還和蔡導合影了!!!筆者估計對著合影傻笑了一個小時,也是走上了人生巔峰啊。
 

你好!小康 之《那日下午》观后感

我想用萨冈问候忧愁的方式问候小康,尽管他早已不是《小孩》里的小鲜肉。他永远是一张白纸,可以画蔡明亮最想画的图画。

如果不是3月23日晚7点在香港大会堂看了这部《那天下午》,引发我对蔡明亮和李康生这对CP的关注,我或许会一再推后了解他们的时间。

蔡明亮在电影收梢之后请进了剧场,他说他是话很多的人,一直对沉默寡言的人很着迷。这一迷就迷了二十几年,坐在他身边的小康就是他一直最放心不下的人。小康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里面是黑色的T恤,他的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波鞋,款式是不常见的休闲款,非常醒目。他没有像电影里那样一直牙疼一样地捂着半边脸,非常坦然又有点楞楞的感觉,他的世界果然是游离的。

蔡明亮说自己感觉离死不远了,他要亲自就这个问题和小康谈谈。一开始谈却谈到小康的脚趾头黄黄的,脚皮也掉了,原来是排新戏《玄奘》,一直赤脚走来走去,起了很多泡,直到有人提醒才知道泡硫磺。再然后又说到小康的脖子,一直说很担心,脖子怎么了?小康看上去还挺健康的,黑红黑红的,就是有种木讷,好像不善言辞,如果真让他说,其实还蛮好笑的。

电影里的小康穿着白色的短袖T恤,比坐在剧场里的那个发楞的中年男子看上去年轻,而且说话嗡声嗡气,说出来的都是大实话呢!他是二十几年前,蔡明亮从一个打游戏的网吧里捡来的高考落榜生。他说自己没什么大追求,好养活,对蔡明亮的坏脾气也习惯了,自认自己是能忍受这个怪咖的第一人。

《那日下午》里,蔡明亮问小康为他做的饭菜是否可口?他如果挂了,他会不会想他?他不和家里人住,就愿意和小康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他是不是也这样想?在两个人的关系里,蔡明亮是多情而强势的那位,小康始终让人感觉捉摸不透或者模棱两可,他就像狡猾的孩子明明知道你想要他说爱你,却闷声不吭拿了你的糖,终究一句底也没透,是的,我也好爱你啊!这句话对小康有多难?反正他就那么端着,让蔡明亮一点办法也没有。

小康说自己其实也可以演很多种角色,但是没人找他演啊,大家都误会他这辈子就只能演蔡明亮的戏。小康这样说的时候有种无所谓的自嘲,好像一个家长对瞎胡闹的孩子的宽容。在两个人的关系里,不愿意说爱的那个一定更多地宽厚地纵容着总是口口声声说爱的那个人,表面上蔡明亮在鸡婆地管着小康,实际上,是小康用一根无形的线牢牢地绑定着蔡明亮。

蔡明亮是一个极其敏感的创作人,他也非常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小康似乎刚好就是他的反面,知足,简单,不懂艺术。他甚至直接说自己不喜欢演这样的角色,也不觉得这样的电影会好看,拍蔡明亮的电影就是一种煎熬。在拍了那么多蔡明亮的电影之后他还能这样说,不是他过于诚实,就是这种说辞已经变成了他们之间的一种施虐者和受虐者之间的一种游戏。

蔡明亮自然是那个施虐的人,我看过《行者》之后完全明白小康的脖子是怎么一回事。整个短片中,小康都将头低成九十度,然后以龟速穿过香港的街头,这种拍摄方式或许还面临多次N机……想想就替小康的脖子难受。然后小康最近一次演出时突然中风了,我估计这种长时间变态的低头方式伤到了脖颈上的某根重要的血管或神经。

观众们都在找蔡明亮签名,小康蹲在剧场的舞台边,与一位了解他们多年的女粉丝聊天,他满脸愁容,是啊,最近锻炼得少了,应该多锻炼啊!他身上单纯柔弱又坚忍的特质正是深深吸引敏感聪慧而又躁动的蔡明亮的东西吧!

世人最关心他们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但是我却觉得他们之间早就超越了那张床,成为了人世间彼此的拐杖。

蔡明亮一直在说,他的作品会让一张脸留下来,那就是小康。

如果说有谁将自己身家性命全部都押给他,自己一点也不操心,那就是小康。

蔡明亮对小康的迷恋正是他对这个世界美好事物的迷恋。

情书 之《那日下午》观后感

花了一个下午,看两个人的午后对谈,墙上光影一寸寸移动,窗外有风,山林翻涌。走出电影院,街灯已经亮了。

影片最初半个小时,气氛一直有些怪异与尴尬,蔡导还未讲什么,已经几次动容。那种隐隐散发出的自恋与沉溺的情绪,让我有些坐立难安。好在对谈渐渐深入下去,虽然还是以蔡导的“表白”为主,虽然那种沉溺也一直都在,好在一切都足够真诚。

后来,我仔细想想,如果不是自我沉溺,又何必多此一举拍这样一部电影,逼自己去说一些若不如此、可能永远无法说出来的话,也“逼”小康给一个回应,也以这样的方式给世人那些流言蜚语背后当事人的一个解释,只言片语供人拼凑一个真相。

或许,这也是某种贪心与执念。有之前的那些电影还不够,也还要在那个属于他们的房子里,在那样一个有阳光有风的午后,相对而坐,说一些有的没的,也问一些一直搁在心底从没问的话。多少年后,人面桃花,但电影还在,蔡明亮和李康生就都还在,琐碎记忆,笑语嫣嫣。将那个下午化作永恒,那是电影的魔法。

Q&A时,蔡导自嘲说XXX电影节选了这个片子入围,因为选片人觉得这是一部爱情电影。

又或许,它更像是一封情书,心心念念,满腹深情。

隨寫《那日下午》 之《那日下午》观后感

金馬影展小記

《那日下午》Afternoon (2015)

因為去年《西遊》的美好印像,今年又看了蔡明亮在金馬只放映一場的《那日下午》,看完才知道這部片去年在《郊遊》於美術館展覽時就有搭配在展場放映,只是能在戲院看到這應該是台灣第一場。蔡導先前把這部片拿到威尼斯影展做國際首映,後來又報名金馬獎劇情片,似乎將之視為正式的作品。全片只有一個固定鏡頭,拍攝蔡明亮與他的謬思愛將李康生於山上住處旁的廢墟,坐下來聊天聊了兩個多小時,除了記憶卡錄滿必需換卡而中斷之外,全片沒有劇本也沒有剪接,或可視為一種藝術實驗,雖然形式上應該說不上有何破格之處。直讓我想到阿巴斯基亞羅斯塔米的《五》。

蔡導說如此簡單的創作也是提出何謂電影的思索。當然畫面上蔡明亮的取景與自然光隨著時間變化的設計已然有影像上的思考,而對熟悉他們的影迷而言兩人的對談也是種過往作品的延續,尤其蔡明亮一開頭就直言他像是要交待遺言,二十多年的累積直至年歲漸長自知生死有命的感概,於是時間、生死、創作、情感默然地交織在這一天的午後。蔡導說他在鏡頭面前就是一種表演,表演蔡明亮這個角色,生命的虛實自也是一種創作。

大部份的時候都是蔡導在說話,李康生順著話題答腔。他們談電影創作的地方可能說不上有什麼新鮮的揭露,但他們談生活,往事,以及某種程度地澄清外界對他們關係的誤解,他們有如家人一般的關係,共同創作與生活就像是多元成家的一種樣貌。其間時而話題中斷的靜默,蔡導似是自在於無言的時刻,卻也有捨不得讓這個下午結束的情緒。觀眾像是旁觀著兩位親密家人/伴侶間沒有題目的漫談,透過鏡頭窺見他們生命歷程的種種片段。

稱不上是蔡明亮和李康生的鐵粉,但追看他們這麼多年來,看到這樣的幕後/幕前告白自然也是感動。這部片不能說是一般意義上的電影,但坐在戲院兩個多小時後,又覺得這怎能說不是電影呢? (责任编辑:youmeiju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