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词句_优美句子手机版

句子首页 > 观后感 >

电影《地层2:软流层》观后感五篇


丛峰”地层2”的三层解构 之《地层2:软流层》观后感

一.对观看的解构在我看来,影片从三个向度对“观看”进行了解构:我们观看的客体是否真实?我们的观看是否具有主体性?我们的观看是否产生真实的经验?第一个问题显然是否定的,景观像是新时期的柏林墙,落在现实与目光之间,将它们阻隔。示例:雷锋;第二个问题也是否定的。影像,自诞生之日起,就与主体分离。影像的在场就是个体的退场,主动性被改头换面了。第三个问题,依然是否定的,这个否定源自于当下观看的廉价,我们通过影像浮光掠影,没有前景也没有后景,这种从另外的生活边缘掠过的经验没有景深,也很难形成真实的经验(安全地观看古迹)。提出了问题之后,作者是如何建构他自己的影像体系呢。“以攻击观看开始,以攻击观看结束”,这个影像如林鑫老师所说,“是有很大的进入门槛的”,对观众观看从舒适度上进行了拣选。它是一个复合影像,一个现成的视频影像(绝大部分来自网络视频或老电影画面)和近似广播剧的旁白的复合。以间离引发自省“拒绝做梦”,观看者被激发出自己的主体性,调动主体经验才能完成自身对作品观看的过程。二.对现代性的解构我们如何走向现代,这是一个问题吗?是的,八十年代起,有一大批学者曾系统地学习现代化的过程,并提出工具理性、个人权利和民族国家的现代认同三大基本要素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契约共同体,从而造成市场经济无限扩张的可能性。我们完成现代化了吗?如果从那三大基本要素的角度考察,很遗憾,还没有。我们需要走向现代化吗?走向现代化有什么问题?地层2通过构建“考现学“这一观念(今和次郎,客观审视当下生活;本雅明”浪流者”),主要反思了这一层面的问题。他援引西方学者对现代化的反思,指出现代化可能导致的“失范”,现代化过程可能代表了与过去的彻底撕裂与对未来的茫然。作者同意拉图尔“我们既不是要成为现代人,也不是要回到前现代人,我们应该成为非现代人。我们应该成为抛弃“现代”这个陷阱本身的人。“三.对真实性的解构作品对真实性的解构在观看中有所阐述,最后这里夹带一点我哲学老师jgt的私货。这些私货也与丛峰的影像,形成互文。今天我们发现,历史好像又在重演,我们的社会与政治哲学、治理与整合的经验都仿佛等于零,连美国也回到了门罗主义。民族主义再度从世界各地兴起,即便知道这会带来不断的冲突甚至是大战,后果将是文明的倒退,但我们还是退回去了。我讲“退回去”,很多人可能觉得很不开心;但不开心之外,还是有一些人做出沉思:“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当我们回过头来看20世纪,除了民族国家、极权主义、漫长的革命、否定市场经济以外,还发生过另外两件事情,而且大致是同步的。一是真正的科学技术革命,特别是相对论与量子力学的出现。20世纪的人,见证了颠覆性的科学技术革命,几个世纪以来,从哥白尼革命、牛顿革命到爱因斯坦相对论革命,人们以为进入21世纪还会有新的科技革命,但事实上并没有。相对论与量子力学即是科学的最后基础,但我们完全不知道这两大理论的基础是什么。二是哲学的革命。我们知道,鱼是生活在水里的,而我们人类可以知道自己的生活和鱼有什么差别,这是因为人可以站在水外面看鱼。同样的,我们人类是生活在语言中的,是通过语言来把握世界的,但这也是非常晚近才发现的。我们用了上千年的时间讨论哲学、讨论真理、讨论历史上的一切,但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符号系统?为什么人可以使用符号?讨论符号有怎样的价值?鱼不知道自己在水里游,便不会知道水给其带来怎样的限制。所以,我们人类察觉语言符号这个东西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是20世纪的伟大发现。但这样一场革命也和科学界与政治社会领域的革命类似,可以说是完全地将整个哲学都废掉了。20世纪的逻辑经验论多么严格,当时的哲学家对于21世纪有过多少想象!卡尔纳普就认为,一旦将这些原理搞清楚了以后,哲学是研究真理的,自然科学负责研究语言对象之间的关系,那么人就应该能找出语言是如何把握对象的,研究语言内部的那个大结构,这是很精彩的想象啊!但结果呢?结果是“哲学的武功”全废掉了。我们看到的是人文精神的衰落,我们看到的是“人”的萎缩。我们有着看似很高的科技水平,但整个人类的心灵状态并没有跟进。直到最后,上述两个领域在20世纪的巨变都是失败的,都遭遇了挫折。那么我想做的是什么事情呢?现在看来,好像这二者之间没有关联,但二者背后有着共同的本质,这个本质即是我们对真实性的误解,以及真实性的丧失。所谓真实性哲学的探讨,相当于一个回到原点的探索,目的是想重新寻回这个失去了的真实性。探寻思想史与社会结构演变的法则,例如到底存不存在社会进步的规律。但是真实性研究有点特殊,我们需要回到语言中去,首先要正视的就是“语言研究和科学研究是什么样的关系。通过研究,我发现我们在真实性原则上犯了错误。我们原来以为:一个符号系统只要和经验符合,这个符号系统就是真的;这是不对的,一个符号系统与经验符合,只能表明这个符号系统可以传递经验世界的信息而已,这个信息可不可靠,符号系统是没讲的。这时候就要有些另外的原则:科学的原则是数学;人文学科的原则是什么呢?我一直在寻找。如果能找到,我们就可以探讨:究竟怎样总结历史的经验?有没有历史发展的规律?如果有,规律是什么?道德的基础是什么?是形而上学,还是历史哲学?如果历史是有规律的话,那么它与人的自由有矛盾吗?我们人类怎么才算在历史上吸取教训?如果我们不承认历史的规律、吸取历史的教训,又会怎么样?我想进一步研究自然语言,看看人类从几万年前走出非洲、在自然语言起源以后,是怎么在心灵中建构起这个“大桥”的。我希望透过史前自然语言的黑暗,看清楚并找到一个方法来发现这个桥是怎样建起来的。这个桥到了今天我们也还在讲,它包括社会结构、社会组织、社会行动,还有道德、历史、以及我们的终极关怀。今天,我们的这个桥塌了,而且没有人想去、能去重新架起这个桥。不再把这个桥架起来,我们人类的前途将是暗淡的,我们将面临一个没有文明的高科技世界。在这种没有文明的高科技世界里,科技的发展也是没有方向的。人类的科技已经足以支撑我们到火星上去生活,只要我们有勇气——但是我们有这样的勇气吗?我们有包涵这样技术的心灵吗?没有啊!可在现代科学萌芽的时候,我们还是有这样的心灵的。所以,今天我们要做的事情,是重建属于人类的一个宏大的心灵,这个心灵是可以与我们的技术相匹配的,而这绝对不会是从技术本身、从科学之中就能产生出来的。而且,如果没有这样的心灵,我们的科学精神在一百年后也会被遗忘。

(责任编辑:youmeijuz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