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云

收藏本站

优美句子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句子首页 > 日记 >

冬至有感

分享时间:03-02       内容类别:日记      归档编辑:优美句子

冬至,春之先声也。寒冬虽渐远,寒风中春意却渐浓,2020新年将至。

德兄带着我们几人去霞那,大家围坐在一起,吃个饭,心里是温暖的。

我见到了阿华。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上周在德兄和红姐那吃饭,说要去县城,我还在想,我去了,会不会看到他。

德兄肯定会给他打电话,德兄对一起长大的哥几个一直都是牵挂的,但是我认为不见得能遇见。

据说,他不是很自由的。有很多琐事缠身。

但是,我是希望能够看到他的。我没有那么多奢求,看到就好,看到他好就好。

那三年的高中生活,是他一直在陪伴着我。我说过,我都无法分辨是亲情、友情、还是懵懂的爱情。

但是他一直萦绕在我的心里。乃至毕业后的机年,我在外打工,他也是我一直坚持下去的力量。

后来,因为自己那一点自卑的心,就多年不再联系了。

但是,他还是在我心里。

那几年,每年都会梦见他。他是温暖的男孩,他回眸浅笑,永远定格在我的脑中,想到他,我就嘴角上扬。

多少年后,遇见德兄,知道他的消息,我也只是默默地关注着,知道他在为生活奔波忙碌着,但是对于平庸的我,真的无能为力。

过了两年,越来越想知道他的近况。然后联系他。那时候很怕相见不如怀念。所以也一直没有再见面。后来想见见他的想法越发强烈。在一年的春节,我回农村老家,给他打了电话。他在车站认出我。我心里有那么点意外。如果是我,可能对面相见都不见得相认了。他还是很热络的,但是总觉得有那么点远。不知道都该说些什么。

后来,我听说他很多故事,觉得我在他心里也许连个朋友都不是。虽然之前,我问过,但是他不承认。但是我还是感觉很是生疏和陌生,那是最熟悉的人之间的陌生。所以,最后的最后,我不再联系他。

我不去看他的朋友圈。不给他打电话,不微信联系他。我就是想让他从我的记忆中消失。

但是,听到他的名字,我还是能想起很多往事。还是很希望多多知道他的近况,想知道他是否开心,是否快乐,是否幸福

我惟愿他幸福,这是我永远都希望的。

影不准备在那里过夜,原想坐火车回来的,但是去的太晚了,火车最晚是6:45的,大家还没有吃好,我们也不能走,最后想拼客回来。阿华到的也晚。他来了后,说要送我们。

我问他是否真的要去送我们,方便吗?我知道他媳妇对他看的挺紧的。他说方便。

来的时候,外面下着雪,不知道大不大。他说单位可能会扫雪。我也想给他不去的理由。我说外面雪大不,他说不大,想送你们回去。我有给他找个台阶,说如果不方便,我就拼客回去。他微信回复我感觉不用。我又给他找个理由问他,明天你不得上班啊,他说没有雪就不上班。我说那我任性一回,你送我们吧。

但是我还是拼车回来的。 德兄说,来回太远,下雪路滑。其实也的确是这样的,而且是夜里,我不能太坚持。阿华让我到家给他留言是否安全。他手机没有电了,他说或者我到家联系你,在不超过你休息时间。我说没事了,什么时候都可以。我说一直以来,怕打扰你的生活,所以也迟迟不联系你。我说你好,我就为你高兴,我也高兴,真的。他说怎么这么说,不好,不许这么说,没有下一次这样的说词。我说,我以后不说了。他说对呗。我坐上拼客的车。影在车上都睡着了。我望着窗外的夜色,悄然的落泪。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哭泣。三年的青春记忆,漫山遍野的已是昨天。到家,我告诉阿华我平安到家。我说你也早点休息吧。他说没事,如果你要想说话就聊一会。我问他现在上班累吗?他说现在不累。一周正常只有一天班,十二月到来年三月上旬。其他正常上班也行,只有上工程的时候工作时间比较长,劳动强度不大。我主要是机械操纵,比较安心。感觉他第一次和我说关于他的近况。这才是熟识朋友的感觉。我说正常给开工资啊。他说工资正常,我说挺好的。他说只是效益那部分要少的很多。他问我怎么样?我说我还可以,不好不赖,不高不低。他说总这样说。我突然记得我多年前的确也是怎么说的。他紧接着问我那你心情怎么样。我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单位领导也不管我,工作还是相对于原来单位的时候,忙碌,但心情不是那么压抑。他说你这个人也很好,工作态度端正,领导自然就不会过多的要求。我说领导他不懂,我自己说的算,自己尽量做好,尽量按照文件政策执行呗。他你的工作和能力无人会怀疑

他问我今天折腾来县城累不累。我说见的你挺高兴的。他说我也非常高兴。我说我都没有想过会遇见,二十多年没回来过了。他说没有想到我在,他要不然我也不会不喝酒等着送你回家。我想他应该说的是真话。他不应该骗我,骗我也没有意义不是。我说路太远,他说那都不是问题。我说还太晚,他又说不是问题。我说德兄也不放心。他说也是次要的,不过你安全到家就行了。他说就是聊天的时间少了一会。我最后说了一句,我也不忍心你来回折腾,我都习惯了。他说折腾折腾会健康。

我跟他提及前段时间,每周回家都八九点,从外地拼客回来,说我在外地接了一份工作。他说我为啥这么拼。我说机会来了,就多干点呗。他说感觉关键问题是你一个女孩安全问题。我说没意识到,也习惯了。我说来回打车,到火车站,有时候晚上拼客,还行。他说白天还行,毕竟时间有点晚。他是心思细腻的一个人。他说那样还不如住宿当地,也比你这样好。我说周末我去,周一到周五,单位这边上班。他说以后注意就好。我说还行,我一直觉得自己无畏。他说挣钱是好事,但也要量力而行,安全第一,没有安全再多也不考虑。我说多赚点,孩子的补课费就出来了。我说就是没有感觉不安全,习惯吧。这些年都这么过来的,所以也不觉得太累。他说我现在也体会到了,太累不好。我说总的还行。我说德兄,总说我是最幸福的了。我也比较安于现状,家和工作也比较安稳。他说我有稳定的工作,没有其他生活干扰,简简单单。我说我也不想去换地方发展了。他说我自己年纪来说,还有十多年就退休了,也就顺其自然,安逸惯了。我说原来还总是想换换,后来想换到别的单位,想到可能不是自己说的算,还不如在这单位干下去呢。他说也许以后我们这样的的事业单位会转企,这些都是未知数。我说原单位是国企,我还是离开了,现在的单位名头证照是国企,体制已经私企了。刚开始有些不舍。他宽慰我有些时候离开也不一定是坏事。我说但是离开了,觉得还行,起码心不累了。他说尤其你这善感的人。我说我比较敏感。他说一直都是,至少我也这样认知你。我自己有时候都觉得自己有些神经质。他说和神经质两个概念,不能混为一谈。我说我想的太多。他说换一种想法就是情感细腻。我真的感谢他能这么说。我曾经也抑郁过。我虽然没有看医生,但是我知道。那是一段痛苦的日子,失眠,痛哭,找不到出口。我真的不知道,我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那段日子。

有些话,我还是说了。藏在我心里已经很久了。我说我总是感觉你离我有那么点远,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和德兄不一样,也许是我的问题。他说想法不一样吧,或许真的多去找你,你就会不感觉我的遥远。我说我真的希望,我能和以前一样和你说说话,什么话都能说,后来我都不敢跟你说话了。他说有些时候我不敢太放肆自己,那样自己稍稍不注意就会伤害到你。他说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而且这阶段时间还充裕,随时都可以。我说不影响你就行,他说不会的。他说好了,今天到此为止,早点休息吧。我说好好的,我们都好好的。他说有话,明天告诉我,我会一直听着,你安好,我就开心 。 可我知道,不一定会有明天。

愿你余生,芳华犹在,平安喜乐!

    上一篇:且忌

    下一篇:没有了